临泉在线,临泉新闻网,临泉信息网,临泉信息港,临泉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临泉生活 >

南陵六小伙“晒”生活成“网红”

时间:2018-01-14 04:1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直播捞鱼、抓虾、挖泥鳅引十多万网友关注南陵六小伙“晒”生活成“网红” ■ 本报记者王逸群 “兄弟们说,我为什么做这个网络节目?”3月15日上午10点多,在南陵县工山镇派出所附近的超市门口,听到本报记者的提问,涂业鹏把****杆上的手机****反转了一下

直播捞鱼、抓虾、挖泥鳅引十多万网友关注 南陵六小伙“晒”生活成“网红”


■ 本报记者王逸群

  “兄弟们说,我为什么做这个网络节目?”3月15日上午10点多,在南陵县工山镇派出所附近的超市门口,听到本报记者的提问,涂业鹏把****杆上的手机****反转了一下,对着镜头向直播间里在线收看的9万多网友抛出同样的疑问。

  “你想红! ”不到3秒钟,屏幕左侧的实时评论区里,网友们的回复瞬间刷屏。 “对对对!我就是想红! ”这个出生在当地的年轻农民朝镜头咧嘴一笑,接着转头好奇地问记者:“我现在能不能算‘网红’(网络红人简称)? ”

  涂业鹏**作的网络直播节目确实火了:从去年12月1日开播至今,他们已经获得了接近12万网友的关注,最高同时在线人数甚至达到21万。

  “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我们,本来是奔着玩去的。 ”回忆起3个多月来的直播生活,涂业鹏觉得有点不可思议。 “一开始就是自己喜欢在直播平台上到处找节目看。 ”在“瞎逛”的过程中,他发现那些直播农****捞鱼虾挖泥鳅的节目,竟然也受到很多网友热捧,“这不就是我们小时候都会的事吗? ”他决定尝试做一档类似的节目。

  涂业鹏把这个大胆的设想告诉了“发小”吴贤凤和郑燕飞,仨人一拍即合。在匆匆准备了地笼、渔网和胶鞋等简单工具后,“大傻与小涂户外打野”节目正式在直播平台上线。

  他们每天从早上7点开始直播,一直会持续到晚饭结束,过程中几乎没有一秒空闲镜头。负责主持的 “小涂”不仅要解说,有时候还得亲自上阵。 “嘴里说得直冒火,腰也累得直不起来,但却不能停,一停就要掉人气。 ”

  粉丝多了,逐渐有人加入他们的团队:在芜湖市一家****做会计的90后小伙周能锐,看了节目后心痒难耐,****辞掉坐办公室的轻松工作,跑来当了“苦力”;在上海开塔吊的许庆,趁着停工的日子,过来做起了兼职主持;最有“心机”的要数南陵单采血浆站的宣传员丁富贵,他借着参加节目的机会,不仅每个月都把队员们拉去义务献血,还在周边发展了十多个网友成为志愿者,“这叫玩和工作两不误,一举多得。 ”他有些得意地说。

  在改变自己生活的同时,他们也影响着网络另一端的观众。李强鹏原本是别人眼里的网瘾少年,但自从上网时无意看到这档户外节目后,就很少再把时间**在原本酷**的****上。为了参加涂业鹏组织的 “粉丝线下聚会”,过年都没有回家的他,最近特地向****请了十几天假,从广州坐火车赶到南陵。“这能让我回忆起小时候。”15日下午2点,这个生于湖北****县的24岁少年赤着脚站在直播现场的鱼塘边,认真地说。

  “大部分‘铁粉’小时候在农村长大,童年时光几乎都是如此度过的。但因为现在生活在城市,受时间、工作或者其他条件的限**,没办**再去做这样的事。 ”在县城经营建材店多年的涂业鹏深知,与往昔生活渐行渐远是何滋味。生意好的那几年,他忙于安装****、应酬喝酒,脑子里想的几乎都是怎么赚钱,“现在每天做的都是自己喜欢的事,也给网友们找到了回归乡村的理由。 ”

  事实上,这个直播团队的成员为了坚持自己的“事业”,已经**掉4万多元。 “每个月1000元雷打不动的移动网卡,地笼被偷了要买新的,车辆的油费、****的维修费,日常吃饭的开销等等,都是大家凑份子的。 ”涂业鹏很感谢众多热心的“粉丝”,他们无偿给团队提供了统一服装、充气皮划艇和许多“打野”****,“其实靠直播我们也能挣钱,一方面网友赠送的虚拟礼物可折算成****,一方面人气旺了可以****台签约,拿固定报酬。但到目前为止,我们还没有收入。 ”

  傍晚时分,收了50多个地笼、“掏空了”两个野塘之后的涂业鹏略显疲惫。在网友一排排点赞的表情符号结束后,他用沙哑的声音开始描述对未来的设想:有机会给大家提供一个休闲的地方,吃自己亲手种的菜,好好享受田园生活。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